追蹤
YES台灣青年數位服務協會
關於部落格
-青年的合作、服務、行動(www.yestaiwan.org)
  • 678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台灣青年志工 播撒希望種籽

泰緬邊境盛開的數位花朵

「黃樹林裡分叉兩條路,而我們選擇了一條較不同的路。」這是泰緬邊境資訊志工團的領隊張利安,在部落格上為自己和伙伴們這些年來在泰緬邊境的努力與付出,所做的簡單詮釋。從2005年8月到去年暑假結束,短短一年間,張利安進出泰緬邊境的美索鎮難民營就高達5次。因為,在這個被上帝遺忘的貧困小鎮,有許多為躲避緬甸內戰而遠離家園、流離失所的緬甸難民與非法勞工,正等待著來自世界各地的人道援助。

張利安過去幾年已在台灣各地的偏遠鄉鎮與原住民部落從事數位服務工作,2004年又在因緣際會之下與「台北海外和平服務團(Taipei Overseas Peace Service,TOPS)」領隊Sam取得聯繫,因而決定和同學們利用暑假前往美索鎮周圍的偏遠山區,教導美普(Maeplu)村落的孩童使用電腦,為他們開啟一扇通往世界的窗。而前往泰緬邊境的另一項重要任務,則是與TOPS密切合作,協助有「緬甸德蕾莎修女」之稱的辛西雅醫生所創立的梅道診所,進行醫療資訊系統的e化與資訊人才培訓課程,讓診所的數位中心更趨完備,在志工團離開後,當地的青年也能自行完成所有資訊相關工作。

張利安說道:「曾經有人質疑過資訊志工的必要性,因為當人們連溫飽都有困難時,怎麼還會有餘力來學習電腦?但是你們或許無法想像,當電腦組裝完成、網路設備架設齊全,電腦螢幕畫面出現的剎那,小朋友們臉上滿是驚奇與喜悅。從他們的眼神中,我們看到了對學習的渴望與認真的態度,這或許就是他們接觸外面世界的唯一方式吧。」在這樣與世隔絕的貧困之地,似乎也只有靠著這一台台的電腦,才能讓孩童們擁有看世界、實現夢想的機會。

2006年寒假,張利安和資訊志工團的同伴們重返美普,為了讓美普鎮的大人和小孩們都能體驗看電影的樂趣,他們還特地帶了一部投影機,打造一個大型的「蚊子電影院」,儘管設備克難,螢幕也只是一片斑駁的牆壁,但那天晚上美普村落卻充滿了歡樂與笑聲,因為一群來自台灣的大學生,正為美普居民播放在台灣老少咸宜的經典漫畫卡通「老夫子」。

「看著每個孩子興奮地盯著電影畫面,一邊開心地吃著我們帶來的餅乾,儘管對我們來說這只是一小塊餅乾,但對美普村落的孩童而言,卻是一塊幸福的大餅!」談到自己對美普居民所做的一切,張利安的心中有的不是施予他人幫助的成就感與虛榮感,反而是一種為朋友真誠服務的實在感受。

微笑跨越國界  志工服務真情無悔

這樣難得的跨國情誼,對於資訊志工團的每位學生來說,都是難得且珍貴的。跨越了語言的障礙與國界的隔閡,在雙方努力比手畫腳中,或是透過彼此的一個眼神、一抹微笑,張利安和志工團的伙伴也能感受到對方真摯的感謝與心意,「原來,有一種語言是可以超越種族、跨越國界,那就是微笑;從他們身上,我看到生命的韌性,也學習到服務的可貴!」從張利安的眼神與話語中,感受到他對於海外志工服務的無悔與執著。

每回來到美索鎮,張利安總是會擔心自己短暫的停留會造成當地居民的困擾,因為在美索鎮當地,他時常看到許多村民為了迎接來自歐美等國的短期青年志工旅遊行程,而得在事前張羅大小事超過1個月。對於「外國人」的到來與支援,村落的孩童們總是抱著尊敬的態度卻也興奮不已,熱情歡迎他們的到來,但在志工們要離開時,孩子們卻是最依依不捨。因此,張利安時時反省,志工團得提供什麼樣的幫助,對村民來說才是最適當且不擾民,因為畢竟他們只是短暫停留而已。

這一年頻繁地往返於泰緬與台灣兩地,讓張利安每次到達美索鎮時,都會有不一樣的震撼與衝擊。為了讓美索鎮居民擁有更好的生活環境,回台灣後,張利安決定從撰寫企畫書開始,以尋求民間企業更多的贊助,並積極募集電腦軟硬體設備,但在募款的過程中,許多企業總會以各種理由婉拒,甚至還有人以為資訊志工團是詐騙集團,這樣的誤解實在令他們感到無比挫折。

此外,當地資源與設備的極度匱乏,也時常讓這群學生志工們深感「有志難伸」,「一連串挫折曾讓我們一度想要放棄,但想到小朋友們殷切的眼神與天真的笑容,就算再辛苦,也得持續下去。」對張利安來說,支撐他持續從事資訊志工服務的最大動力,除了一份責任感外,就是他所謂的「人情壓力」,每回看到小朋友們期盼的眼神與熱情的回應,張利安總會暗自許下「下次一定還要再來」的承諾!

以謙卑的心和異文化溝通

相較於張利安與資訊志工團隊為泰緬孩童們帶來看世界、擁有夢想的一扇窗,台北醫學大學牙醫系四年級的賴祈安,則選擇利用醫療服務,為南印度流亡藏人社區內的南卓林寺院,以及地圖上找不到的馬拉威北部小城Ekwendeni的貧困居民,提供簡單的衛生教育宣導。72年次的他,對於未來的想法,不是期盼能夠進入哪所頂尖的教學醫院,或是開一間富麗堂皇的豪華診所,他只希望能在畢業後繼續完成海外醫療服務的夢想。

「徒手生火煮飯、自己燒熱水洗澡、迎面而來到處是采采蠅,以及漫天飛舞的非洲瘧蚊,這就是我們在馬拉威的生活。」頂著醫學院高材生的光環,賴祈安在2005年暑假選擇放下台灣優渥的生活環境,前進第三世界最貧困落後且深受瘧疾、愛滋病等致命疾病威脅的非洲小國──馬拉威,體驗與台灣文明世界迥異的原始生活。

「來到馬拉威,我們努力學習如何和異文化溝通,並且摒除成見,認識這個過去只在地圖上看到的陌生國度。」曾經有一次,賴祈安和兩位北醫的同學在戶外準備當天的晚餐,當他們正七手八腳地準備食物,並苦惱無法順利升火煮飯時,卻有一位馬拉威青年主動前來協助。一開始張利安和同學們都相當提防,以為這名馬拉威青年想從他們身上獲得什麼,後來才發現原來這名青年只是單純地想要提供援助,但他們卻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實在感到慚愧。賴祈安自此之後,懂得用更謙卑的態度,來面對這群友善、羞澀,卻愛交朋友的馬拉威朋友。

前進邊緣角落   體驗生命的感動

有了前年在馬拉威的巡迴醫療服務經驗,賴祈安期望能夠更接近他醫療志工服務的夢想,因此去年7月再度啟程,踏上另一個陌生的國度──南印度。「說不上為什麼,這次去南印度就是要給自己一份壓力,不應該每次出去都只是躲在學習的保護傘之下,總是得做些什麼、做些對當地有意義的事,並且得到一份可以說服自己的成果。」賴祈安在出發之前,這樣告訴自己。

這次的南印度之行,賴祈安是和陽明大學、台灣大學的醫療團,以及已在南印度默默奉獻多年的台灣國際醫療行動協會iACT成員,一同前往南印度流亡藏人社區的南卓林寺院,為當地的學童與僧侶治療皮膚病,並進行口腔衛生教育宣導。曾經有人問過賴祈安,台灣就有許多亟待醫療援助的人,為什麼要遠道前往其他國家幫助和台灣不相干的人?在賴祈安的觀念中,不論是台灣人、南印度人或是馬拉威人都是地球村的成員,援助應該不分你我,而且台灣民眾能得到的援助遠比想像的多出許多,或許該將部分資源分配給其他落後國家的貧困居民。

有了馬拉威的經驗,賴祈安在前往南印度時,更能以謙卑的心和異文化溝通,並運用所學進行醫療協助。「iACT的理事長陳厚全醫師曾經說過,台灣時常有人把志工服務過於神聖化,但有先前擔任馬拉威醫療團骨科醫師的經驗,讓陳醫師深刻感受到援外工作絕不是神聖事業,更沒有所謂的英雄主義與優越感,只有運用專業、解決問題的能力,每位志工才能在熱情之餘,仍能冷靜面對所有事情。」陳厚全醫師的想法,深深地影響了賴祈安對志工服務的態度。

賴祈安去年暑假才卸下台灣大專生海外服務團(TUSO)的社長職位,但對於海外醫療志工服務,他仍有無窮的熱情。談到未來,他還來不及想到現實問題,這一刻,他只期望未來能花費自己下半輩子的時間,持續為國外需要幫助的大、小朋友提供援助。

去年11月底,美國《新聞週刊(Newsweek)》曾刊出一篇文章─〈亞洲新世代─人道主義青年〉,文中指出,過去被歸類為只愛花錢、唯我獨尊的亞洲青年們,已從「自我中心主義者(me-firsters)」,轉變為樂於從事志工活動與慈善事業的新世代青年。

的確,在台灣已有愈來愈多像是張利安、賴祈安這樣的大專青年志工們,正運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前進世界的邊緣角落,為需要幫助的人提供援助。體驗生命的感動、熱情送愛,已成為他們人生旅程中最重要的任務。儘管他們在過程可能遭遇許多挫折,但對於他們奉獻的心,是絕對沒有阻礙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