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台灣青年數位服務協會
關於部落格
-青年的合作、服務、行動(www.yestaiwan.org)
  • 6766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08海外華語志工-良軒

服務地點智民學校,是一所中、泰文共併的雙語學校,興辦之時主要由華人商人出錢出力,為保存中華文化之理念而建校。學生大部分為泰國籍,但其中不乏華裔、緬甸裔、回教徒等,是個文化極多元的學校。教師分成泰文部和中文部,各上半天課程,學校中文部校長和中文教師對我們這群新客人非常友善,不時關心我們有沒有缺東西,有沒有哪裡不適應。另外課堂上華語教學也誠摯的給予協助與建議,讓我們收穫許多,而師資培訓課程反應非常熱烈,原本擔心冷場的問題消逝殆盡,教師們還在回饋問卷上寫到,希望可以多辦類似的培訓,讓我們擁有滿滿的成就感。

「是個外人」,從下飛機開始,這個感覺始終離不開腦海。膚色不同、穿著打扮不同的我們,不論走在什麼地方,難免遭受路人側目。小小的美索鎮,在我眼裡卻是個貧富差距非常大的地方,鎮上有許多國際企業的進駐,如TEXCO、7-ELEVEN、HONDA等等。但在這些光鮮亮麗的建築物之外,一般人民居住的房子卻是破舊水泥平房,甚至是幾片竹子和葉子蓋成的茅草屋。如此強烈對比與不協調,帶給我的震撼,始終在心裡揮之不去。

7-ELEVEN是我們常去的地方之一,「叮咚~你好~歡迎光臨」是我們習以為常的店員台詞,但誰又能洞悉出當我們踏進去7-ELEVEN的那一刻,門裡門外,有什麼不同。我永遠忘不了這一幕,一位母親手裡抱著一個嬰兒,手牽著另一個約五、六歲大的孩子,半跪在7-ELEVEN外的門口,渴望食物的眼神,無助的看著每位進入門內買東西的人,但在希望一次又一次落空後,那位母親最後癱坐在地上,空洞的眼神凝視著遠方,無盡的訴說。

泰緬邊境,一直是我想要去的地方,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讓心徹底受傷,進而思考文化不同衝擊出來的想法,來這之前,細讀過「辛西雅與梅道診所」、「邊境漂流」幾遍。書中提起的內容,不同的文化思維,時時浮現在我的腦海裡,然而當時我對泰緬邊境的認識,還僅止於書中所言隻字片語。現在實際走進書中所提的世界,我不時提醒自己,閉上眼睛和嘴巴,用心去感受。

「心態」,我覺得這是觀光客和志工服務者的最大差別,觀光客不論到什麼地方,第一個動作就是拿起相機,不假思索的按下快門,自以為把景色照了下來。但曾思考過,當快樂的比出YA的手勢時,卻和一旁跪著行乞的人形成了無比的諷刺。「挖賽~難民營、難民營耶!」不曉得為什麼,當觀光客聽到難民營時,第一個反應不是悲憫之心,反而是興奮、觀賞動物園的心態,一定要到難民營裡面拍個幾張照片才算到此一遊。這樣行為,讓我想起書本「邊境漂流」中提起「消費別人的苦難」的觀念,讓我無法認同。

如今身為一個志工服務者,抵達泰緬邊境,我告誡自己,用心體會每一分每一秒,一條湄河之隔,阻擋的不光是兩岸短短的距離,而是無情的事實,不一樣的政治、軍事、經濟、文化與人權。緬甸軍政府的蠻恨無理,對於居住在同一塊土地上的甲良族人,幾乎以屠殺的方式對待,迫使數以萬計緬甸甲良族人翻山越嶺偷渡到泰國邊境,甘願過著沒有國籍、身為次等人民,為的只是求一口飯吃。一條河的兩岸,有著南轅北轍的宿命,站在河的這端,深知河的彼端發生哪些事情,但知道一己之力有限,久而久之,心情從原本的憐憫轉為無奈、無助…

美速全德善堂發放物資是一年一度的大事,整個美索鎮上沸沸揚揚,大家前往方向卻是一致—美速全德善堂。善堂裡擠滿近萬人,大部分以緬甸籍居多,也有少部分泰國籍,看到一個大人牽著三個小孩,手中還抱著嬰兒,不遠千里赤腳走路而來,為的是祈求拿到免費白米供應家計一個禮拜,怎麼不叫人心酸;但有這樣的想法,其實是富裕環境中長大的我們看事情的角度,對前來善堂領物資的人而言,他們一點也不覺得自己辛苦,可以放一天假,領到一包免費的白米,何樂而不為,每個人的臉上都是掛著笑容而非憂愁,整個善堂的氣氛,用園遊會來形容也不為過,樂天知命的泰國民情,此時此刻表露無遺。反觀台灣,雖然生活富裕許多,但人性卻更加貪婪無度,永遠沒有滿足的時候。究竟,是誰貧窮?是誰富裕?

「誰幫助了誰?」,這是作者賴盛樹在泰緬邊境服務六年後,出版書籍「邊境漂流」時提出的疑問,作者認為自己六年的泰緬邊境服務,對於改善美索當地實在有限,反而自己心靈上成長許多。我也不例外,從一開始就認為自己兩禮拜的華語服務,不可能改變什麼,況且我也非應華系學生,在華語教學上更是使不上力,反倒是自己體會太多文化衝擊,沈澱後的想法讓我受益無窮。試著摒棄習慣的本位主義,改變看事情的角度,將會發現這個世界大不同。我願利用我之所學,持續關心社會公平正義及社會福利,以達到社會公民的責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