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台灣青年數位服務協會

關於部落格
-青年的合作、服務、行動(www.yestaiwan.org)
  • 67626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那個美好的藝霞年代」

數位典藏與學習電子報編輯小組(以下簡稱編):首先請薛常慧導演和大家分享選擇「藝霞歌舞劇團」作為紀錄片主題的原因?

薛常慧導演(以下簡稱薛):我和藝霞結緣是因為就讀戲劇研究所朋友的論文當中,提到台灣過去歌舞劇團的生態。我們發現藝霞歌舞劇團應當是個有潛力也待開發的題目,因此就開始以「影像考古」的心態進行研究,不挖則已、一挖就發現一個影像界的「十三行遺址」就在眼前!藝霞歌舞劇團橫跨1960到80年代,這恰好也是台灣無論在政治、社會、經濟與娛樂周邊產業劇烈變遷的時刻,因此藝霞的歷史也就是一部台灣60到80年代的見證,非常值得典藏、研究。而我們在影片中也納入時代背景的鋪陳,例如禁歌、蔣中正總統逝世對娛樂產業的打擊,協助跨年齡層的觀眾進入時代氛圍中。

這次和國家電影資料館合作,我們希望能夠以故事性的敘事手法推廣數位典藏,讓典藏能夠以有血有肉的面貌呈現在大眾面前。而電影資料館過去所進行的數位典藏工作,妥善整理各種影片、底片資料,更讓我們可以快速選擇我們所需要的資料,對於影像工作者來說是一大福音。


編:藝霞歌舞劇團本身的成立背景?

薛:藝霞歌舞劇團活躍於1959年至1984年之間,他們受到日治時期寶塚、東寶、松竹歌舞團的影響,但是由於戰後「去日本皇民化」的政治氛圍,以及被視為脫衣舞的錯誤污名印象,使得藝霞被淹埋在歷史的記憶當中。

藝霞對舞蹈藝術是堅持的,科班出身的編導王月霞老師從正統民族舞蹈與芭蕾出發,導入極具水準的舞蹈與戲劇元素,又能夠得到社會大眾的喜愛,非常值得細細品味。看歌舞劇又何嘗只有百老匯與紅磨坊,當年的藝霞也同樣叫好叫座,與受到庶民歡迎的歌仔戲共同平分整整二十年台灣娛樂事業版圖。


編:藝霞盛況如何?

薛:當時藝霞一張票兩百五十元新台幣、黃牛票則是一千元新台幣,公務人員的薪水一個月也才不過六千元新台幣!而藝霞第一次到香港巡迴演出時,原本只計畫停留一個月,但是她們的表演大受香港歡迎,最後竟然待了整整半年,甚至席捲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國,名揚四海。

由於藝霞提供最高水準的表演藝術享受,欣賞藝霞在當年可是一件非常正式隆重的社交活動。我們在高雄舉辦重現演出時,就有阿嬤穿著正式旗袍出現,當年要看藝霞,得要盛裝出席呢!而學生們為了藝霞,也甘願排上長長的人龍,跟今天台北小巨蛋的巨星演唱會盛況一模一樣。

藝霞得到的支持是跨越省籍、年齡與階級的,老人家看古裝劇、青壯年看愛情劇、連小朋友都有卡通改編劇可以欣賞。只要我們仔細分析藝霞二十四年來的歌舞集錦,我們就能夠知道當代全世界最流行的歌曲、瞭解台灣當時流行的風尚,領略當時庶民文化的菁華。


編:梅艷芳女士的出道也和藝霞有關嗎?

薛:藝霞赴港公演三次,每次都得到熱烈迴響。梅艷芳的母親看了藝霞的表演後,認為這種來自台灣的歌舞表演方式非常適合小梅,因此便成立「錦霞歌舞團」,給小梅有一個發揮精湛才藝的舞台。我們採訪到的台灣演藝人員如白冰冰女士,回想起她們小時候看到藝霞,眼睛馬上發亮,因為看到台柱小咪姊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可以演男主角、女主角,連丑角也能演,種種精湛的技藝,讓她們覺得當個藝人不是只會唱歌就可以。因此藝霞儘管已然解散,但卻留給台灣與華人演藝圈極為豐富的遺產!

編:為何藝霞剎然而止?

薛:其實藝霞直到最後一場表演,票房仍然熱烈。電視普及對於藝霞也沒有造成太大衝擊,她們在螢光幕上也還是有曝光的機會。導致藝霞解散的原因可分為內外兩大因素。就內部因素來說,兩代負責人與編導王月霞老師相繼辭世,讓藝霞頓失靈魂。就外部因素來說,我們必須探討1970與80年代的經濟環境。當時台灣經濟發展、房地產飆漲,許多座落於黃金地段的戲院紛紛出售改作他用、或是隔作多廳放映電影,使得藝霞失去寬闊的表演舞台。當時的戲院與現在的電影院不同,除了放映電影之外,還可以供戲劇、布袋戲、歌舞劇等表演藝術之用。因此在內外環境急遽變遷的情況下,藝霞沒有得到轉型所需要的時間,只得黯然淡出舞台。如果沒有接二連三的厄運,也許藝霞會和日本的寶塚一樣,到今天仍然會是受到大家喜愛的團體。


編:藝霞年代紀錄片在拍攝的甘苦與特殊之處?

薛:儘管藝霞解散不過二十多年時間,但是台灣文化層消逝之快超乎我們想像,許多關於藝霞的影音資料已經消失,因此我們除了拍攝紀錄片之外,也運用目前最好的數位化技術,將我們訪談研究過程中所蒐集到的各種資料加以數位化,同步進行數位典藏工作,這是和一般紀錄片拍攝相當不同的地方。比起其他紀錄片的拍攝,多了不少保存史料的程序,透過對霞女們的深度訪談與數位化,我們能夠留住藝霞的點滴。

我們在鋪陳藝霞年代時,也決定不只要說歷史故事,更希望能夠還原、重現舞作。藝霞當初因為商業機密理由,因此早期是不留下任何錄影紀錄的。我們所能掌握的藝霞舞作影像資料只有最後兩期的表演內容,在舞作重現過程中,我們借重霞女們的記憶,重新將已經散佚的經典復原,並且讓這些舞作進入0與1的世界中。


編:這次的舞作重現似乎還融入了世代之間的對話?

薛:是的,我們好奇的問題是:「藝霞的存在對於今天的青少年是否有吸引力?」我們特別邀請中華藝術學校同學和霞女們共同排練、演出,在種種細微枝節的過程中,同學們深刻體會到霞女當年在舞台上演出的高度專業、敬業精神與自我要求,一起展現出藝霞年代的生命力,在實際的表演空間裡,透過動態的過程意外激盪出一段令人驚艷的世代對話 !


編:印象中當年民風保守,舞者又是拋頭露面的工作,霞女們是否曾經蒙受壓力?

薛:藝霞橫跨20多個年頭,第一代霞女和末代霞女加入藝霞的時空背景就有所差異。第一代霞女多是舞蹈研究社成員,她們為了追求藝術表演舞台而加入藝霞。而前幾代霞女的成功深深感動社會大眾,形成一種宛如今日「超偶」、「星光大道」的氛圍,對中後期的霞女來說,她們加入藝霞更是為了踏上她們心目中的成功之路、追隨自己的偶像。


編:藝霞年代相當令人期待,未來商業放映的計畫為何?是否會有相關衍生商品?

薛:藝霞年代將在2009年10月公開放映,我們希望年輕人可以邀請自己的爸爸、媽媽,一同走進戲院重溫美好的藝霞年代。之所以選在10月上檔,也是希望能夠借重中秋與重陽節之間的懷舊氛圍,讓大家閤家團圓的同時,能夠多個世代交流的話題。

在衍生商品部份,我們已經完成郵票製作,未來也希望能夠製作明信片、T恤與周邊文宣。我們也正積極和台灣許多優秀的老品牌洽談合作,希望能夠整合伴隨民眾走過多年的商品,除了視覺、更從嗅覺、味覺著手,在觀影時打造出全方位的時代氛圍與美好體驗!希望能夠有更多廠商一同共襄盛舉! 
 

編:相信藝霞年代必定能夠打動大家的心弦,最後請問薛導演,對您來說數位典藏是什麼?

薛:對我來說,數位典藏是以數位工具,進行有意義的數位影像保存,並且訴說一個個歷史故事的過程。影像對於歷史事件與記憶的重建與保護,真的會有非常正面的幫助!而就一個影像工作者的專業來說,我也呼籲對於各種影像儲存媒材,應當還是要儘可能保存原件,畢竟數位訊號尚未超過百年,如果我們丟失了原件,不只是丟棄歷史,也可能失去了聯結未來技術與過去影像的鑰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